95歲中醫告保姆:雇傭10年 我的存款和房咋成你的了
時間:2020-04-16  
     
雇用張某某作為保姆約10年后,李大爺的105萬元存款,存入了張某某的銀行戶頭,在都江堰市的一套房產,也變更為張某某的名字。如今,張某某住在“自己名下”的房子中,李大爺卻在受傷后,住進了養老院。
 
95歲的李大爺將保姆張某某告上了法庭,索要保姆“替他保管”的105萬存款。4月14日,這場離奇的保姆爭奪百萬遺產案在成都都江堰市人民法院再次開庭。
 
這場保管合同糾紛案,原告是95歲的李大爺,被告是曾和他一起生活約10年、今年55歲的保姆張某某。高齡且身患疾病的李大爺未到庭,他通過代理律師,要求張某某歸還“代為保管”的存款105萬元及利息。
 
在訴訟事實和理由中,李大爺稱,由于自己年事已高,獨居,膝下無子,且行動不便,張某某經人介紹至自己家從事保姆工作,照顧自己的生活起居。然而,張某某沒有認真履行自己的義務,照顧欠佳,且有傷害自己的行為?,F已與被告解除雇用關系,并要求被告歸還其“代為保管”的105萬元存款。
 
對于這些指控,被告張某某當庭作出了反駁。
 
“我們不是雇主與保姆的關系,而是老師與學員以及同居關系。”張某某稱,平日,她不僅照顧李大爺的生活起居,還和李大爺共同經營藥店,李大爺負責給患者看病,她負責抓藥,這些收入是同居期間共同勞動所得,應當共同所有。此外,雙方不存在所謂的保管關系,2017年,李大爺曾經立下了兩份遺囑,均指明她是繼承人,此后李大爺將張某某應分得的錢轉賬給了她,同時將李大爺應得的錢也一并贈與并轉賬給她。目前,銀行存款應當屬于她所有。李大爺之所以會提出訴訟,是因為在2019年底不慎摔倒受傷后頭腦不清晰所為。
 
李大爺和張某某之間,到底是什么關系?高齡老人、百萬財產、保姆“保管”……雙方在庭上的辯論近三個小時,法院未當庭宣判。
 
95歲的李大爺:覺得她勤勞,才長期雇用她當保姆
 
在法庭激烈辯論的同時,95歲的李大爺正躺在醫院的病床上,他剛剛做完腦部出血外科手術,雖意識清醒,但無法出院。“什么都被騙完了,從房子到存款。”他說,他現在無家可歸,房子已經被過戶到保姆張某某名下。
 
早在今年1月15日,本案開庭之前,成都商報-紅星新聞記者就曾在養老院里見過李大爺,那時他還身體硬朗,談吐也較為清晰。他向記者講述了“保姆爭奪遺產案”的情況。
 
李大爺稱,他是一名老中醫,在都江堰從醫幾十年,通過看病收入大約一年有七八萬元。2008年前后,因老伴兒生病,膝下又無子女,當時已年過八旬的李大爺一邊忙著問診,一邊照顧老伴兒,忙不過來,便決定雇一位保姆照顧老伴兒以及自己的生活起居。
 
“一連請了幾個,都不合適,陸續離開了。”李大爺說,后來,經人介紹,張某某到了李大爺家做起了保姆,負責做清潔、煮飯、洗衣服等家務。
 
李大爺說,張某某剛來那會兒還同時兼職了其他人家的活,盡管兩頭跑,但是她把自己家里打理得井井有條。張某某勤勞、負責的工作態度曾讓他十分滿意,后來又找到她便長期雇用。李大爺的老伴兒去世后,張某某也一直照顧大爺,不知不覺她這一待就是10年左右。為了方便照顧,張某某便長期住在李大爺家中,逢年過節也沒要求過放假回家,只是若家中遇到問題,才回去一趟處理。
 
保姆張某某:大爺喜歡上了我,我們是同居關系
 
一個讓外人感到奇怪的問題是,張某某在李大爺家做保姆,“不談工資”。李大爺說:“她幫我做活路,沒有提過工資,看到給(根據表現支付報酬)。”
 
但不談工資,不代表不給錢。李大爺稱,他一次性給張某某錢,十萬八萬,三十萬都給過。見保姆工作做得不錯,當保姆有困難的時候他也會幫助。“她說兒子要結婚買房沒得錢,我借了幾十萬出來,連欠條都沒有寫。”后來,張某某也時常找他幫忙要錢,一會兒要落戶口缺錢,一會兒自己要買新房缺錢,李大爺均給予幫助,“少說都拿了八九十萬”。
 
關于工資問題,4月8日,張某某在法庭上表示,2008年7月,她來到都江堰勞務市場找工作,經人介紹到了李大爺家當保姆,當初開的工資是一個月1200元/人,兩個人就2400元。”
 
“當時因為李大爺的老伴兒患病很難照料,很多保姆只去了一天就不做了。”張某某說,自己去做了7天之后實在受不了,也離開了。李大爺請她幫忙找人,但很多人都不愿意來。過了幾個月,李大爺又給她打電話,商量表示愿意收她為干女,說:“你就是我家的人,我的錢以后都歸你。”看著大爺很可憐,張某某同意了就重新回去照顧。
 
張某某稱,沒想到,過了些時日,李大爺就喜歡上了自己,表達了愛意,兩人便一起同居直到現在。這些年,李大爺負責看病問診,她負責幫忙抓藥,照顧李大爺生活起居,也沒有要求支付工資。
 
然而,當記者詢問李大爺和保姆之間是什么關系,“我們沒有其他任何關系,就是雇用關系。”李大爺篤定地回答。
 
轉出又轉入105萬元存款又回到保姆名下
 
法庭上,除了兩人之間的關系,105萬元的存款,成為了爭議的焦點。這筆存款是如何變到保姆張某某賬上去的呢?
 
“因為相處久了,非常信任她,保姆告訴我把錢存在她這里百分之百保險,我就相信她辦這些事沒問題,平時錢都讓她去存,結果她存在自己的戶頭上。”李大爺說,張某某說他無兒無女,要是萬一有什么意外,財產會被親戚搶走,如果把財產放在她那里很安全。
 
105萬元的存款一事,因為李大爺一位學生陳女士的介入發生了變化。
 
據陳女士的陳述,2018年3月2日,她從都江堰將李大爺和張某某接到自己農場過節。聊天期間,李大爺趁保姆離開時告訴她,自己的錢存在了保姆名下,內心十分不愿意。“大爺問我有沒有辦法幫他把錢要回來,并且還說當天家里還有30萬元現金,保姆也要求存入她的名下。”得知這一情況后,陳女士與李大爺商量好以擴建農場為名義,借用資金,把存入保姆名下的錢“借”出來,然后再存入李大爺名下。按照這個計劃,陳女士“借”走了李大爺家中銀行存款單5張,存款單總金額共計105萬元。5張單據中,有4張在張某某賬戶名下,1張在李大爺名下。為了說明雖然存款單在張某某賬戶名下,但實則所有權人為李大爺,三人現場書寫了“存款單情況說明”。記者看到,在這張單據上,李大爺和張某某均簽字確認。
 
但讓陳女士沒想到的是,通過“借”的方式轉入李大爺名下的錢,在3個月后,又轉入了張某某名下的賬戶。張某某回答法官質問時表示,這些錢是和李大爺一起去銀行存到她名下的,并申請對“存款單情況說明”上的簽名真實性進行司法鑒定。
 
處方箋上的“遺囑”:李大爺稱“只在紙上寫到耍的”
 
為了證明原告李大爺贈與被告張某某財產,以及后期處理財產的合理和真實性,張某某提供了兩份聲稱是李大爺于2017年寫的“遺囑”作為證據。在兩份“遺囑”中,李大爺表示,制定張某某是他的財產和房屋的繼承人。
 
記者注意到,這兩份遺囑均寫在開藥的處方單上,字跡潦草,并無詳細的年月日。張某某稱,這些遺囑是李大爺當著她的面寫好交給她的。
 
“完全沒有遺囑,當時提過這個事情,但是沒有正式寫過,只在紙上寫到耍的類似東西,她就拿到說要繼承。”庭審前,對于這兩份遺囑,李大爺如此回答。
 
李大爺名下在都江堰市區有一套住房,而這套住房在2018年的時候已經易主,變更到了張某某的名下。那房子是怎么過戶到張某某名下的呢?“ 搞不懂,她推到我去辦,都是她在弄。”李大爺說。
 
對于住房是如何取得的,張某某表示是李大爺賣給她的。張某某說,這套房子是用一筆他們“共同勞動所得的30萬元”買的,房子是2018年10月份李大爺過戶給她,當時打算就把這筆(30萬)錢付給他,但是后來他就不要了,“實際上沒付錢”。
 
4月15日,記者再次就房產過戶一事向李大爺求證,對于張某某所說的內容,李大爺予以否認:“我從來沒有想過要把房子過戶給她,過戶到她名下的房子,以及財產,我都要通過法律要回來。”
 
被指“家外有家”?保姆稱“與老公十幾年沒聯系了”
 
今年1月6日,李大爺因受傷入院,之后再也沒進過家門,而是住進了養老院。據李大爺稱, 2019年底的一天,他獨自在家中,突然有人沖進來,抓住他一把摔到地上,摁著頭打,他眼前一黑,就什么都不清楚了,至于當時是誰打的確實沒看清。
 
受傷幾天后,李大爺的一名朋友見他眼部有傷,便聯系了李大爺的學生陳女士,后者將其送入醫院治療。
 
李大爺認為,這次被打原因蹊蹺,這已是最近第二次被打了,他認為是保姆張某某叫人所為。為了保護李大爺安全,多名學生為其尋找了臨時住處,而當學生們試圖回李大爺住處拿衣物時,遭到了張某某的阻攔。直到最近,李大爺因病情惡化再次入院接受治療。
 
“想不通這個人怎么了,說變就變。”最近一兩年,李大爺感覺張某某有些變了,不僅沒有以前勤快,還常說外面這樣漲價那樣漲價,沒錢買東西,甚至不給他做飯,讓他一個人在外下館子,”有一個月時間我中午飯都在外頭吃面。
 
李大爺說,50多歲的張某某除了照顧自己,還有著自己的家庭,有老公和兒子。以前她老公偶爾來家里找她,最近頻繁了很多,甚至最近幾個月張某直接把老公帶回家里住了起來。
 
對此,張某某予以了否認,她說李大爺的傷口是不小心摔倒受傷,“如果真是被人打的,為什么他不報警呢?”同時,張某某表示自己與老公已經十幾年都沒聯系了,“早就沒得關系了”。
 
 

    免責聲明:本文系轉載自網絡,發布本文為傳遞更多信息之用,另: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,與本站無關。其原創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, 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、文字的真實性、完整性、及時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,請讀者僅作參考,并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。投資理財需謹慎,切勿輕信投資承諾,本站與任何網上投資行為無關。

中國財經網 : www.921476.live    責任編輯 : 12
【已有 0 位網友發表看法,點擊查看>>
相關新聞
發帖
已有 0 條 跟帖
還沒有賬號,馬上 注冊>>
網友評論僅供其表達個人的看法,不代表中國財經網立場。
新聞評論排行
新聞圖片推薦
新聞24小時點擊排行榜
專題
中國財經網-環球經濟網門戶版權所有 ©2010-2021  北京市公安局國際聯網備案號:1101082180  
京ICP備10217062號-2 Powered by fecn inc
手机上赚钱的棋牌游戏 云南十一选五走势图表下载 配资交易被骗报警立案 彩宝彩票官网安卓 三连肖中2肖赔多少 中卫期货配资 山东十一选五免费计划 玩真钱的手机棋牌应用 百家乐网页游戏 苏宁易购股票分析报告 浙江十一选五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