共餐共食,中國人最糟糕的飲食習慣
時間:2020-03-18  
     
中國人共餐吃飯的習慣,藏了多少病菌。這個習慣難道就改不了嗎?
 
對中國人來說,家的標志,就是一起吃的那餐飯。
 
日常飲食中,爸媽炒好菜放在餐桌上,大家端著碗一起夾菜,吃飯時聊聊今天發生的事。親友聚會,一盤盤熱騰騰的菜端上來,十幾雙筷子一起搶光。
 
吃光,是對一盤菜最大的褒獎。
 
一個家庭中最溫馨的景象,往往是一家人有說有笑地一起吃飯 / 《小歡喜》
 
大家的筷子不分彼此,在盤中舞動、賽跑,沾上了口水的筷子,下一秒又去扒拉菜里僅剩的蝦仁。
 
如果這個時候有人提議說,不然大家用雙公筷吧。準會有人說:哎沒事!都是自己人,怕什么。
 
共食合餐,甚至成了中國人表達親密的方式,最好的伙伴就是“一個碗吃飯”的朋友。
 
但是,這樣的“親密接觸”真的好嗎?中國人合餐吃飯的習慣,可能有什么危害?
 
一起吃飯,也可能一起生病
 
不像國外吃飯前都把飯分好,中餐的特點決定了大家更愿意一起吃飯。
 
中餐的各大菜系中,最經典、最受歡迎的菜品幾乎都是熱菜,整份端上來才好吃。比方說大家都喜歡的酸菜魚和毛血旺,最誘人的就是剛出鍋時熱辣滾燙的感覺。分開盛不光涼得快,口感也變差了。
 
而且,中國菜很注重形和意,蘇幫名菜松鼠鱖魚,不僅講究外酥里嫩的口感和精細的刀工,更在意魚在盤中昂首翹尾、栩栩如生的造型。
 
松鼠鱖魚如果被分開就好像失去了靈魂
 
如果把一條松鼠鱖魚切成好幾段,每人一份,不好看也不喜慶。所以就要整條魚端上來大家一起吃。
 
但是,講究其樂融融合餐制,卻是以我們的健康隱患為代價。
 
因為在大家一起吃飯,觥籌交錯的餐桌上,也最是細菌、病毒傳播的場所。
 
很多人會有這樣的餐桌經歷:
 
有人夾菜像是在刨地,要把整個盤子的菜都攪和一遍才戀戀不舍地夾起最中意的一塊;
 
有人特別熱衷于給別人布菜,非常熱情客氣,但偏偏用的是自己剛沾了口水的筷子;
 
有人夾菜之前會習慣性地先把筷子嘬干凈,可能覺得這樣會比較衛生……
 
給別人夾菜,筷子上的細菌病毒可能也被夾進了碗里
 
而箸來筷往,每個人的唾液也都隨著筷子和勺子進入食物,唾液攜帶的細菌、病毒和寄生蟲乘機潛伏其中,在一桌人的口腔間挨個串門。
 
根據世界衛生組織的統計,疾病的各類傳播途徑中,唾液是最主要的途徑之一[1]。
 
比如幽門螺桿菌——這種“長”在胃黏膜上的螺旋形細菌,是造成慢性胃炎、消化道潰瘍的元兇,是人類患上胃癌的頭號殺手[2]。它非常容易通過唾液、食物和餐具進行傳播,感染者如果跟別人合餐,很可能不知不覺間就把健康人傳染了。
 
大規模流行病學調查證實,目前中國人的幽門螺桿菌高達50%左右,每兩人中可能就有一人感染,使中國成為名副其實的“胃病大國”[3][4]。
 
2012年的一項調查指出,東亞地區是全球胃癌發病率最高的區域,每十萬人中發病人數達到了49.2人[5],這與幽門螺桿菌的超高感染率有著密切的關系。
 
美味的海鮮生盤,如果沒有做好食品安全,可能就會藏有幽門螺桿菌
 
同餐共飲的習慣導致中國人的肝炎患病率也非常高。比如典型的消化道傳播疾病甲型肝炎,最容易通過體液和分泌物感染健康人。
 
80年代的上海就曾爆發過甲肝大流行,感染人數超過30萬人。合餐制導致的食物感染在其中起到了推波助瀾的作用[6]。
 
容易通過合餐進行“口-口傳播”的,還包括各種引發消化道和呼吸道疾病的細菌和病毒,你可能不知道跟你一起吃飯的人有什么傳染?。杭赘?、戊肝、流感、流行性腮腺炎、麻疹、風疹、傷寒、肺結核……這些都會通過合餐傳播[7]。
 
 
1918年,“西班牙大流感”爆發,為隔離受感染人員而改建的倉庫。流感病毒也會在合餐時傳播
 
合餐制的餐桌上,手也是傳播疾病的源頭之一。
 
我們的手每時每刻都在接觸各種東西,從手機屏幕到地鐵扶手,從水龍頭到衣服,上面沾滿了各類細菌。
 
但是飯前沒有好好洗手,再在桌上伸手取用食物或是傳遞餐具的話,就可能把細菌或病毒帶給其他人。
 
在這次新冠病毒疫情爆發后,我們特地強調洗手很重要,也是因為接觸時非常容易傳播病毒。
 
 
飯前洗手也是不是中國人自古以來的習慣,但慢慢也被大家接受。應對病毒,非常重要的一步就是洗手
 
從安全的角度講,一人一食才是最衛生的吃飯方式。大家各吃自己的,不隨便從別人的碗里夾菜,也就不給細菌傳播的機會。
 
即便做不到一人一食的分餐,用公筷公勺也能大大減少食物的污染。
 
合餐,吃得也沒有那么開心
 
很多人會覺得,中國的飲食文化,無論是烹飪方式、食材搭配還是餐品種類,似乎都是為合餐設計的。
 
但其實,中國歷史上還曾經過有分餐而食的時代,合餐反倒是后來才有的。
 
不少學者認為,合餐制在唐宋以后才開始流行[8];也有觀點認為,合餐是魏晉時期受到北方游牧民族“大碗喝酒、大口吃肉”風俗的影響[9]。
 
古代影視劇中常常出現分餐制的身影 / 《妖貓傳》
 
而在此前的漫長歲月里,分餐制才是主流。
 
在生產力低下的原始社會,分餐可以有效降低了哄搶食物的風險;而在禮法森嚴的西周,又被當作為尊卑、長幼差別的體現,承載了一部分道德教化的功能[10]。
 
而隨著食物種類和烹飪花樣變多,菜品日益豐富,分餐制不能滿足需求了,搭伙吃飯的形式自然就發展起來了。
 
中國人愛吃的熱食,比如火鍋,分餐食用就很不方便
 
但是,合餐制真的能讓我們吃得更爽更任性嗎?
 
說起來很諷刺,它的初衷之一是讓每個人都按照口味和食量各取所需。但現實是合餐制的規矩太多了,主賓陪副的座位排次、碗筷的擺放、上菜的次序、夾菜敬酒的輩次,都有講究。
 
家庭聚餐的時候,一道菜端上來,只有在長輩動過筷后才敢吃,稍微多夾幾筷子就會被爸媽使眼色;和領導一起吃飯,根本不好意思自己轉桌盤,好吃的菜輪不到自己,回家時還可能餓著肚子。
 
在長幼有序的餐桌上一起吃飯,根本不存在想吃啥吃啥 / 《大宅門》
 
合餐制還有一個容易被忽略的健康問題——它讓我們難以把握進食的標準和分量,不知不覺就會吃得不健康。
 
比如,挑食的孩子可能只吃肉不吃菜,要父母一直夾菜才能保證營養均衡。改成分餐制之后,孩子吃了什么、剩下了什么,就一清二楚了。
 
健身愛好者都知道,鍛煉之后吃的“減脂餐”要按照一定的蛋白質、碳水比進行搭配,還要嚴格控制總熱量。改成一人食,把食物拍下來發給健身教練,他才能告訴你吃沒吃對。
 
如果是合餐制,你可能根本記不清自己究竟吃了多少。
 
所以,哪怕是為了自己吃得更開心,吃得更營養,分餐制也是個更好的選擇。
 
從現在開始,改變還不晚
 
不過,分餐制說起來容易,實踐起來卻有點難。
 
用公筷公勺,本來是為了安全衛生,但在有些人看來就是生分。
 
如果是在自家吃飯,家常菜可以不考慮菜的造型,但分餐時洗碗又成為了一個問題:一頓飯做三菜一湯,再加上飯碗,一家三口就要用15口碗。除非家里有大型洗碗機,不然光洗碗都覺得累。
 
分餐好是好,洗碗卻令人頭疼
 
都使用公筷公勺的話,是可以少洗幾口碗了,但實踐起來簡直麻煩得不行:本來動一次手就能夾到菜,現在要放下自己的筷子——拿起公筷——放下公筷——拿起自己的筷子……
 
對此,梁實秋老先生也表示很為難:“誰有那樣的耐心,每餐兩副筷子此起彼落的交換使用?”[12]
 
所以,無論是清末民初的“西風東漸”,還是建國初期的“愛國衛生運動”;無論是80年代末的上海甲肝大爆發,還是2003年非典肆虐時,分餐制始終沒能成功推廣開來。
 
吃火鍋的時候,如果每次夾菜都換公筷,可能很多人都覺得麻煩
 
非典時期,提倡分餐制的呼聲一度高漲,當時中國烹飪協會還專門制定《餐飲業分餐制設施條件與服務規范》,提出一般筵席實行公筷公勺和一人一盤的用餐方式,并正式申報強制性國家標準。但隨著疫情結束,話題熱度很快就消退,最后也就不了了之了[13]。
 
現在,分餐制在國內的主要應用場景,可能只有食堂、自助餐廳和外賣。
 
2020年3月16日,貴州省從江縣剛邊鄉中學初三學生在食堂進行分區域編號吃早餐。分餐制似乎只在特殊時期才能得到認可 / 希帕圖片社
 
但其實,中餐并非與分餐制無緣。喜歡日劇的人都知道,在日本,妻子做好飯之后會先在廚房按人數分成“定食”,每一份都剛好是一個人的量,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專用餐具,哪怕要多刷好幾倍的盤子也從不混用。
 
出于衛生的考慮,日本早在明治維新時期就開始推行公合餐具,現在已經把分餐制貫徹得相當徹底了。在新加坡、韓國這些受中華文化影響頗深的國家,使用公筷、分餐也成為了就餐的標配。
 
日劇里制作精細的食物,同樣采取了分餐 / 《東京大飯店》
 
國外的中餐館,人們早已習慣用分餐的方式吃中餐,“一菜一筷、一湯一勺”,所有食物都用公合餐具取用。
 
有網友說,在日本的中餐館里,一道大菜端上桌子,服務員會擺在圓桌上旋轉一圈,讓客人都先“眼嘗”一番,再把菜端下去分成小份。雖然麻煩,但是既飽眼福,又吃得衛生、吃得安心。
 
所以說,改變合餐制也并非不可能。最重要的是我們要意識到,習慣并不一定就是合理的。
 
人類為很多習慣都付出過代價。吃野味的代價是細菌、病毒傳播;飯前不洗手的代價是病從口入;合餐的代價是飲食的不衛生。
 
為了更健康的生活,改變一下飲食習慣只是要我們付出的最小的代價。
 
參考文獻
 
[1] Slots, J., & Slots, H. (2011). Bacterial and viral pathogens in saliva: disease relationship and infectious risk. Periodontology 2000, 55(1), 48-69.
 
[2] Sugano, K., Tack, J., Kuipers, E. J., Graham, D. Y., El-Omar, E. M., Miura, S., ... & Malfertheiner, P. (2015). Kyoto global consensus report on Helicobacter pylori gastritis. Gut, 64(9), 1353-1367.
 
[3] 劉文忠, 謝勇, 陸紅, 成虹, 曾志榮, 周麗雅, ... & 呂農華. (2017). 第五次全國幽門螺桿菌感染處理共識報告. 胃腸病學, 22(6), 346-360.
 
[4] 張萬岱, 胡伏蓮, 蕭樹東, & 徐智民. (2010). 中國自然人群幽門螺桿菌感染的流行病學調查 (Doctoral dissertation).
 
[5] RL, T. L. B. F. S., & Jemal, F. J. L. T. J. (2015). Global cancer statistics, 2012. CA Cancer J Clin, 65, 87-108.
 
[6] 邱建華. (2014). 甲型肝炎傳播方式的臨床探討. 中國醫藥指南, 12(13), 68-69.
 
[7] 高銘鑫, 楊杰, 孔杰, 李愛茹, & 呂湖蓮. (2003). 漫談分餐制. 吉林省預防醫學會2003年預防醫學學術研討會論文集.
 
[8] 林海聰. (2015). 分餐與共食——關于中國近代以來的漢族飲食風俗變革考論. 民俗研究(01), 113-121.
 
[9] 劉容. (2009). 魏晉至隋唐我國用餐方式由分餐向合食轉變之緣由分析. 前沿, 000(008), 167-169.
 
[10] 張振鐸, & 董坤岳. (2015). 從分餐到合食——以餐具和禮儀為核心的考察. 滄州師范學院學報(03), 78-81+104.
 
[11] 公羊高. (2000). 春秋公羊傳. 藝術中國網.
 
[12] 梁實秋. (2010). 雅舍談吃. BEIJING BOOK CO. INC..
 
[13] 楊正春. (2003). 分餐制離我們有多遠. 城市質量監督, (8), 20-21.
 
作者:胡穎
 

    免責聲明:本文系轉載自網絡,發布本文為傳遞更多信息之用,另: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,與本站無關。其原創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, 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、文字的真實性、完整性、及時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,請讀者僅作參考,并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。投資理財需謹慎,切勿輕信投資承諾,本站與任何網上投資行為無關。

中國財經網 : www.921476.live    責任編輯 : 36
【已有 0 位網友發表看法,點擊查看>>
相關新聞
發帖
已有 0 條 跟帖
還沒有賬號,馬上 注冊>>
網友評論僅供其表達個人的看法,不代表中國財經網立場。
新聞評論排行
新聞圖片推薦
新聞24小時點擊排行榜
專題
中國財經網-環球經濟網門戶版權所有 ©2010-2021  北京市公安局國際聯網備案號:1101082180  
京ICP備10217062號-2 Powered by fecn inc
手机上赚钱的棋牌游戏 台湾宾果28开奖同步 重庆快乐十分走势图一彩经网 华东15选5开奖结果 福少时时彩计划软件 管家婆精选公开一肖一码 炒股网上开户 彩票青海十一选五 网上手机赌博的危害 辽宁11选五有什么技巧 188金宝博百家乐路纸